T君

目前深陷ES坑,遊木真是天使
松沼:主食年中,不定時自產糧

[年中松]背後

『初中時代』,年中同個班級
暴君Choro有
以上ok,下面正文——

チョロ松發現最近有人在找一松的碴。

因為他和おそ松是赤塚區有名的不良,並沒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這種事,都是趁著他和一松不在教室的時候動手。

一開始只是找不到課本,再來是桌子被丟到窗外去這種幼稚的把戲。

而且只要チョロ松在教室裡,這些情況完全不會發生。

光是從這點來判斷,凶手大概就是班上的人沒跑了。

當然從班上隨便抓個人來問的話,事情很快就會結束,但是沒有跟他們說的話,代表一松可以自己解決,所以チョロ松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原本是這樣打算的。

———直到那天一松帶了一身傷回到家。

然後過沒幾天チョロ松就找到凶手了,並不是他多麼的厲害,相信我,如果有三個人在男廁所裡旁若無人的大聲談論,你也會很快就抓到人的。

✩✩✩

看到一放學就朝著教室門口走去的チョロ松,一松叫住對方"哥哥你今天還是一樣?"

停下腳步的チョロ松回頭看著一松沒有說話。

"哥哥?"一松歪著頭疑惑的出聲詢問著對方。

"啊。"這樣就算是回答了一松的問題,然後他伸出手輕揉了揉一松的頭後,就離開教室。

他當然知道一松指的是他和おそ松去「赴約」的事情,這已經快要變成他們的日常了,只不過今天...

走出教室後,チョロ松掏出手機,打開通訊錄撥出其中一個號碼。

將手機放到耳旁,響了幾聲就被接了起來。

'喂喂——怎麼了,チョロ松?'

"今天你自己去,我有事要處理。"

'哈?對方至少有二十個人欸,哥哥我應付不來啊,會被打的很慘的哦,鼻青臉腫的哦!!!'

"最好是,上次幹掉對方三十幾人的人是誰啊,反正你自己想辦法,就這樣。"

不管那頭的大呼小叫,チョロ松掛掉電話。

"接下來..."正想著要去哪裡找人,不經意的偏頭剛好透過窗戶看到了朝著校門口走去的三個身影。

嘴角勾起一個不善的笑容,語氣是和其臉色完全不同的輕快。

"找到了~"

✩✩✩

"所以你就把我拉來了嗎。"聽完おそ松的控訴,カラ松一臉無語。

兩人正在赤塚區某大樓後的空地,等著待會的混戰。

一出校門就被拖到這裡來,カラ松表示心累。

"不覺得チョロ松很過分嗎,居然丟下我一個人去玩。"

"不,他說了有事要辦的啊..."無奈的糾正おそ松的用詞,卻發現對方突然收起笑容。

停頓了一下,おそ松放下枕在腦後的雙手,轉過頭看了眼カラ松,說道:

"大概是一松的事吧。"

"身上的傷?"

"是啊, 從樓梯上滾下來這種蹩腳的理由,連十四松都不相信 ,但是以他的個性又不可能是去打架,找錯人的也都被我們處理掉了,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性。"

カラ松沒有接話,不過從他倏地黑了下來的臉就可以確定他們想到的結論是一樣的。

隨後おそ松又開始不正經的笑了起來。

"嘛,チョロ松可是比我們想像中的都還要在乎一松,連我這個搭檔都不知道那傢伙心裡的第一位到底是誰啊。"

"不過竟然敢動我們的弟弟,是嫌生活太平淡,想要找點刺激嗎。"

剛說完話,眼前就來了一群面色不善的人,手中還拿著球棍。

"啊,來了來了,總之チョロ松出手的話需要擔心的就是對方了,現在先把我們的事情解決掉吧。"

"所以說到底為什麼要我來,明明你一個人就足夠了。"雖然這樣說,但カラ松已經將制服外套脫掉,正在活動手臂。

"就當作和哥哥我培養感情嘛。"

看到眼前的自家大哥笑嘻嘻的樣子,カラ松也只好認命了。

"唉..."

✩✩✩

跟著前面三個人,邊物色著合適的地點,發現他們走進學校附近的超商後,チョロ松靠在一旁的牆上,從口袋裡拿出菸盒,取出一枝叼在嘴上,點燃。

面無表情的順著煙看向天空,發了一會兒呆,過了沒多久,就聽到超商傳來的叮咚聲,他扔掉嘴上的菸,用腳捻熄。

然後站在了他們的眼前。

三個人都愣了下。

"喂,那不是..."最快反應過來的山下驚恐的看向一旁的佐藤。

"怎麼可能,他不可能會..."為首的佐藤一臉不可置信。

"不可能什麼?你真以為廁所是個多安全的地方嗎?"チョロ松揚起一個嘲諷的笑,接著說道"同班了那麼久,我們好像對彼此都不熟悉呢,今天我會讓你們知道,我松野チョロ松是個怎麼樣的人。"

"一松他是個很溫柔的孩子,他可以當作沒發生過,我可做不到,反正在你們傷害他之前,就已經想過後果了吧。"

"那麼,請、多、指、教。"

...

在一個離超商不遠的小巷裡,チョロ松瞥了一眼已經昏過去的兩人,無趣的哼了聲。

接著他朝著狼狽的倒在地上的佐藤走去,伸出腳將對方的身體翻過來,讓他的臉朝上,然後一腳踩在對方的胸口上。

"對...對不起..."

"對不起?"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チョロ松突然大笑了起來。

然後嘎然而止。

"你要道歉的對象應該不是我吧,"即使臉上還殘留著未完全散去的笑意,但チョロ松的眼裡卻是一片冰冷,他加重腳上的力道,俯下身,對著佐藤一字一句的說道:

"一松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再有下次,就不會只是這樣了。"

看到對方越發蒼白的臉色,チョロ松收回腳,無視在一旁咳嗽的佐藤,他撿起地上的錢包,取出裡面的鈔票揮了揮,"這我就收下了。"對折放入口袋後,提起巷口的書包準備離去。

隨後像是想到什麼,チョロ松回過頭"今天這件事不能告訴一松哦,你知道的吧。"

看到對方不斷點著頭,チョロ松才終於轉身離開。

✩✩✩

隔天一早,發現佐藤他們都帶著傷來上課,在看到他後,他們三個人對看一眼,走上前來。

"那個...松野,對不起!"

"欸...?"

一旁的山下正要開口說些什麼,便被他們身後傳來的聲音打斷了。

"喂,你們擋到路了。"是一手拎著便當的チョロ松。

"對、對不起!!!"絆了一下,三個人就以很快的速度跑回座位。

チョロ松隨意的瞥了一眼後,將手裡的便當放在一松桌上"你的便當忘了拿。"說完輕拍了拍他的頭,也回去座位了。

到了中午,兩人準備上去天台的路上,一松看了チョロ松,問道:"哥哥...做了什麼嗎?"

"嗯?"

頓了一下後,チョロ松開口說道:

"嘛,誰知道呢。"

END
———————————————————————————
結果身為主角之一的一松出場率不高啊233
赴約簡單的說就是打架啦w
チョロ松一臉嘲諷的說:你以為廁所是個多安全的地方嗎,想想就覺得帶感www
這篇主旨大概是: 要說秘密千萬不要在廁所裡說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