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君

目前深陷ES坑,遊木真是天使
松沼:主食年中,不定時自產糧

[年中松] 心電感應

喧嘩,高中松

ooc可能,文筆渣

人名稱呼皆日文

以上ok,下面正文~





感受到後方有人尾隨,チョロ松不禁嘆了口氣想到:這是這個月的第幾次了?看來今天又來不及去買晚餐材料了...


チョロ松一邊想著,一邊熟練的拐進旁邊的小巷中。


啊...是死路,剛剛走錯方向了?算了,反正結果也一樣。


確認後方的人有如預料中的跟著進來後,チョロ松轉過身。


"請問有什麼事嗎?我很忙,有話快說。"


原本空無一人的小巷中陸陸續續出現了幾個面色不善的人,チョロ松數了數,大約有10人。


10個嗎...應該可以撐到他們兩個來吧。


"喲,這不是おそ松嗎,近來可好?"其中一人說完,其他人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漸漸的嗤笑起來。


"我不是おそ松,你認錯人了。"面對這麼多人チョロ松依舊淡定的答到。


似乎是要掩飾認錯人的尷尬,那個人大聲的喊著:"不管你是おそ松還是カラ松,今天絕不會輕易的放過你!"


話音剛落,那些人一擁而上。


チョロ松閃過一個又一個的拳頭。倒霉的是,在那期間手機從口袋裡掉出來,然後被踩爛了。


太糟糕了,那可是新買的,裡面還存著喵醬的新曲啊混蛋!


就在這時—


"啊啦,看來我們來的正是時候。"充滿笑意的聲音自身後響起,那些人緊張的回過頭,看到了站在那裡的おそ松和カラ松。


"沒事吧,brother?"看著チョロ松,カラ松擔心的問道。


"來的太慢了,屁毛燒起來吧混蛋!"一想到手機的慘況,チョロ松不爽的朝著他們說道。


"抱歉抱歉,接下來就交給哥哥們吧。"一說完,兩人便衝上前去。



不到幾分鐘,那些人就全部被打趴在地。


"也太弱了吧,真無趣。"おそ松雙手向後撐著腦袋,不滿的說著。


"你們惹的禍已經夠多了,給我安分點啊。"チョロ松說著,然後走上前將地上的手機撿起來。


看來是沒救了,チョロ松無奈的想著,隨後向著カラ松伸出手:"手機。"


"誒...要做什麼brother?"不解的問著,但カラ松還是將手機給了チョロ松。


"今天是來不及買晚餐了,一松要餵貓應該還在學校,叫他順便去超市一趟。"チョロ松一邊翻著通訊錄一邊回答。


在一旁的おそ松擺了擺手道:"沒用的啦,一松從來不接我和カラ松的電話。"カラ松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難道不是你們兩個哥哥太失敗了嗎...這個我自然有辦法,不用擔心。"


過了一會兒,電話接通了。


『...チョロ松兄さん?』電話另一邊傳來一松的聲音,音量不大,卻足夠讓旁邊的兩人聽到。


居然接通了?!おそ松和カラ松驚訝的想著。


"是我,你還在學校吧?回家路上順便幫我跑一趟超市。"


『又來了?』


聽出一松話中的關心,チョロ松笑著回答道:"別擔心,都解決了,等下我會把材料發給你。"


『我知道了,等下見。』


"等下見。"說完掛了電話,然後將晚餐材料發給一松後,チョロ松便把手機還給カラ松。


對上兩人驚訝的臉,チョロ奇怪的問道:"你們幹嘛那麼吃驚?"


"不不不,為什麼一松居然知道是你打的電話?這是カラ松的手機對吧?"


"當然是カラ松的手機啊,你傻了嗎。要說為什麼的話..."說到這裡,チョロ松揚起一個神秘的笑容,他說:


"大概是雙胞胎的心電感應吧。"


""......""


"我們可是六胞胎喔?!"





今天一起留下來值日的十四松和トド松剛好遇到了餵完貓的一松,三人便一起回家,途中一松的電話響了起來。


カラ兄さん打來的?一松兄さん不會接的吧。


一旁的兩人同時想到。


但出乎意料的是,一松頓了一下,便接起來了。


等到一松通完電話後,トド松好奇的問道:"剛剛是チョロ松兄さん打來的?"


"恩,要順便去一趟超市。"


"但是是カラ松兄さん的手機吧。為什麼每次チョロ松兄さん用其他人的手機打來,一松兄さん都知道呢?"


"......"


口罩下的嘴角微微上揚,一松說道:"只不過是心電感應而已。"


トド松和十四松對視一眼。


""哈?!""




END

———————————————————————————

猜猜看為什麼一松知道是choro打來的電話?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喂

結果年中只有在最後出現,

然後不擅長描寫打架場面,所以略過了,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