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君

目前深陷ES坑,遊木真是天使
松沼:主食年中,不定時自產糧

[年中松] 毒

年中警察設定

ooc可能,文筆渣

人名稱呼皆日文

以上ok,下面正文~




松野一松中了一種名為松野チョロ松的毒。


在還沒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深陷其中。






チョロ松敲響了審訊室的門,得到應允後推門而入。


"一松,還沒供出來嗎?"


"恩...抱歉,這傢伙嘴巴意外的緊。"


"是嗎,那麼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チョロ松走向犯人,剛剛輕鬆的氛圍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散發出來的強大壓迫感和那雙毫無溫度的眼睛,不需要費什麼口舌,犯人就屈服了,顫抖著將事件過程全數托出。


果然很有一套,一松想著。


『不論是審訊時的面無表情。』


"剩下的就麻煩你了,一松,我還要寫報告呢。"說完チョロ松準備離開,在手搭上門把時,一松問道:


"等下還是一樣?"


聽到一松的話,チョロ松回頭笑著回答道"如果你不介意等我的話。"接著開門出去了。


『面對我卻會柔和下來的眼神。』


一松處理完剩餘的事情後,便到チョロ松附近的沙發坐著,等待他的工作完成。





當チョロ松工作結束後已經是凌晨一點了。


"終於做完了..."チョロ松起身伸了個懶腰,臉上露出了放鬆的微笑,朝著一松說著"讓你久等了一松,我們走吧。"


家離警局並不遠,只有十分鐘的路程。


走在無人的街道上,一松突然開口說道



"チョロ松兄さん,可以吻你嗎。"


像是沒想到一松會在半路上提出這種要求,チョロ松略為驚訝睜大雙眼 ,隨後輕輕的笑了,他說"真拿你沒辦法...只能一下子哦。"任由一松將手放在他的肩上。


『無法拒絕我時無奈的神情。』


『全部、全部 ...』


一松緩緩傾身覆上チョロ松的唇。


『都只有我看的見。』


『全部都是屬於我的。』


『只能是我的。』


松野一松在名為松野チョロ松的毒中,欲罷不能。






END

———————————————————————————

突然想寫這樣的年中, 但總覺得寫著寫著就會BE了...

第一次寫警察設定,不過感覺更像Mafia...?

這篇主要是一松的心理,然而チョロ松的想法...誰知道呢w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