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染

目前深陷ES坑,遊木真是天使
凹凸沼澤,一進不回。

【佩帕佩】讓帕洛斯開心的方法

*第七集衍生

*佩帕佩無差

*自我娛樂產物

 

帕洛斯看著自雷獅走後又恢復到空蕩的只剩他一人的空間,內心忽然湧上一股連他也說不清的茫然。

騙徒難得的猶豫起來。

雖說他的確想要離開雷獅海盜團很久了,銀爵的出現不過是一劑催化劑,加速了這個過程。

而事實上,在拿到那樣東西的當下,他興奮且躍躍欲試,由衷地為他能離開而感到開心。

­­--但那不過只有一瞬間。

現在的遲疑就是最好的證明,而原因他自己比誰都清楚。

若是在以前,有人告訴他,他會因為某個人而動搖,帕洛斯絕對會回以一個不屑的笑。

而現在連他也不敢肯定了。

帕洛斯沉浸在思緒中,以致於讓他忽略了身後由遠而近的腳步聲。

腳步聲在他身後不遠處嘎然而止,當帕洛斯意識到並警覺的回過頭的同時,熟悉的呼喊聲先一步傳來。

“帕洛斯!”

說完那人還高興地朝他揮了揮手。

懸起的心在看到來人的一瞬間回歸原位,讓清楚的感受到內心變化的帕洛斯不禁有些鬱悶。

於是他只淡淡地打了聲招呼:“佩利。”然後就沒了下文。

趁這段期間已經蹭到帕洛斯身邊的佩利敏銳的感覺到不對勁。

他總覺得帕洛斯好像沒什麼精神的樣子,雖然毫無根據,但潛意識的他就是這麼認為(以帕洛斯的話來說就是野性的直覺)。

摸不著頭腦的佩利四處張望了下,疑惑地發現本應在的雷獅不見蹤影,於是問了帕洛斯。

聽到他的問題帕洛斯更鬱悶了,他懶懶地回答:“去卡米爾那裡了吧。”要不然的話,佩利現在看到的或許就是他的屍體了。

想到當時一觸即發的場面,帕洛斯還是心有餘悸。

佩利又問道:“那你怎麼不去?”

“......反正不急,看情況再說。”

說完,帕洛斯自顧自地轉身向前走去,後面佩利還在說些什麼他全都沒聽進去,他得想想接下來該怎麼做才行。

“......可惜卡米爾是兩分我用不上。”

直到這句話跳入耳中,帕洛斯才回過神來,接著他的嘴角緩緩勾起,他想到了一個計畫。


只不過說了幾句話,佩利就上鉤了。

雖說是意料之中的結果,但佩利對他毫不猶豫的信任還是讓他小小的驚訝了下。

......不過或許這份信任就會在不久之後瓦解掉了也說不定。

無視掉這個讓他煩躁的想法,帕洛斯招呼著佩利,他們得比雷獅更早找到卡米爾才行。

不過--

“帕洛斯,你是不是帶著什麼東西,身上有股討厭的味道。”

佩利今天淨是問一些不好回答的問題。

帕洛斯又再度煩躁起來,目前看起來貌似是暫時合作了,但曾被銀爵的元力技能勒住的部位都還隱隱作痛,以後找到機會一定要奉還給他。

沒有放過帕洛斯臉上一閃而過的不悅,佩利覺得他好像說錯了什麼。

原本的疑問都被拋到了腦後,雖然問題的答案讓他很在意,但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帕洛斯。

他還是喜歡平時的帕洛斯,就算有時候會露出他看不懂的笑容還喜歡捉弄他,但總比他現在的模樣好多了。

佩利難得的動起腦子。

突然,他靈光一閃。

有了!那個方法絕對有用!

行動派的佩利藉著身高的優勢,輕而易舉的就將手放到了帕洛斯的髮頂,他停頓了下,接著小心的克制了力道輕揉了揉。

每次他心情不好,或是打架打到一半被制止感到鬱悶的時候,只要帕洛斯過來揉揉他的頭,他的心情就會變好。

所以這方法絕對有用!

在帕洛斯由疑惑轉變成驚訝的目光中,佩利高興的笑了。

“摸一摸就沒事了!”

明明是句沒頭沒尾的話,但帕洛斯卻能知道佩利想表達的意思。

嘗試了幾次依舊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揚,帕洛斯幹脆任由它去了。

......這隻蠢狗,偏偏在這種時候那麼敏銳。

這樣不就讓他更難離開了嗎?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帕洛斯無奈地想。

誰叫這隻狗是他養的呢。

看見帕洛斯那張好看的臉上露出了平時少見的純粹的笑容,佩利得意的咧開嘴,彷彿能看到他背後晃得厲害的尾巴。

看吧!他就說有用。


END


其實從頭到尾想寫的就是最後一段哈哈哈

難道只有我覺得雷獅走後,帕洛斯整個人很茫然嗎_(:3」∠)_,連佩利腳步聲那麼大都沒聽見,到佩利叫他才轉頭,所以就讓佩利來安慰他吧ヽ(✿゚▽゚)ノ

 

Q:如何讓帕洛斯露出笑容?

A:讓佩利摸摸頭就好了。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