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君

目前深陷ES坑,遊木真是天使
松沼:主食年中,不定時自產糧

[年中松] 於此地相逢

*獸醫choro X 貓又ichi
*文筆渣,ooc可能
*人名日文注意


チョロ松坐在地上,挫敗的嘆了口氣。

放眼望去,不管是哪個方向,周遭的景色只有一成不變的樹木,即使是外行人也能透過那高大粗壯的樹幹看出它們的年代久遠。

趨近正午的陽光穿過樹葉間隙,灑落在大地上,讓本應令人感到不適的溫度因而降低了些許。

這大概是唯一值得慶幸的,チョロ松想。

好不容易有個難得的連假,在確定那幾日沒有任何預約後,他高高興興的跟旅行團訂了他一直想去的赤塚山的行程。

攝影是チョロ松少數的興趣之一,曾經聽說那裡的景色很美,讓他一直想要去一趟。

第一天的時間大部分都花在了去程,他們在位於赤塚山的山腳下的一間旅館入住,晚上逛了逛赤塚市區後,他早早就睡下了。

隔天精神奕奕的跟著旅行團上了山後不久,他就被雲霧環繞的山景迷住了,忍不住停下腳步,多拍了幾張照片。

誰知道,當他一回頭,前方就已經一個人影都沒了,嘗試著往前尋找無果,甚至最後連來路都找不到了,只好原地待著,希望有人能發現隊伍裡少了人,前來找他。

幸好出門前帶了點零食,水也足夠,不然以目前的情況還不知道多久才能獲救,畢竟在這種深山裡,沒有訊號的手機就只是個擺設而已。

拆開零食包裝,拿起餅乾剛要放入嘴裡,遠處一聲嗚咽打斷了他的動作。

チョロ松閉上眼集中注意力,除了鳥叫聲外,確實隱約有嗚咽聲,並不是他的錯覺。

那聽起來就像是某種動物受傷時的叫聲。

他立馬決定前去查看,大概是身為獸醫的職業病,他的背包裡總是習慣性的會放著醫藥箱。

果然,走沒幾步,聲音也越來越接近,一撥開茂密的草叢,一隻受傷的黑貓就出現在眼前。

牠的左前腿被人類設置的捕獸夾給夾住了,傷口有撕裂的痕跡,大概是為了掙脫,用力拉扯所造成的。

而從チョロ松一出現,那隻貓就轉過頭看著他,少見的紫瞳裡閃過一道光芒。

在內心感嘆了下牠的眼睛很漂亮之後,チョロ松才柔聲開口:"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幫你把捕獸夾拿開好嗎?"

黑貓像是聽得懂他說的話,牠緩慢的眨了眨眼睛,接著垂下頭趴在牠沒有受傷的另一隻前腳上,直直的看著チョロ松。

チョロ松試探性的踏出一步,見黑貓的確沒有反應後,這才走上前去。

費了一番功夫之後,總算順利的將捕獸夾拆了下來,接著他自然的拿出醫藥箱,開始幫黑貓包紮傷口。

將繃帶打上最後一個結,チョロ松微笑,"好了。"

他伸手輕撫黑貓的頭頂,而手心出乎意料的傳來被磨蹭的感覺。

"喵~"或許是為了感謝他,黑貓居然回蹭他的手,雖然只是小小的動作,卻讓他雀躍不已。

事實上チョロ松最喜歡的動物就是貓了,自由無比,卻願意待在人的身旁,看似冷淡卻又在人需要的時候給予安慰。

...

初中時,チョロ松在回家的路上注意到了一隻被裝在箱子裡丟棄在路邊的黑貓,淋著雨的黑貓很瘦弱,彷彿隨時會死去。

那隻黑貓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僅僅是注視著一個個經過的人。

而チョロ松在跟那隻黑貓對上眼後下了決定,他希望可以養牠,即使知道家裡同意的機率非常小。他抱起黑貓,將牠包裹在自己的制服外套裡,小跑著回家。

在チョロ松不懈的請求下,家裡最終還是答應了,黑貓也正式成為了他家的一份子。

チョロ松將牠取名為" 一松 ",意思為他的第一個動物朋友。

他們相處的很愉快,至少チョロ松是這樣想的,一松和他看過的其他貓不同,牠很乖巧,只要跟チョロ松處在同個空間內,牠都會緊挨在チョロ松身邊,也不和其他人親近。

為此媽媽還曾笑著說:一松就像一個喜歡黏著哥哥的弟弟呢。

チョロ松是獨生子,聽到媽媽這麼說,他高興的抱緊了懷中的一松,而一松也輕輕的蹭了蹭他的手。

那段時間說是チョロ松最開心的時候也不為過,每天回家跟抱著一松跟牠訴說發生的事情已經成為了習慣。

這樣的習慣持續了好幾年,連チョロ松上了高中之後也沒有變過。

直到有一天,一松消失了。不論チョロ松如何呼喚,都不見牠的身影。

他找了好幾天,最後找到牠的時候,一松已經沒有氣息了。

那大概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哭的那麼的難過,心臟一陣陣抽痛,無論流了多少的眼淚都沒辦法減輕哪怕一絲的痛苦。

他也曾經想過,如果他能再多了解一松一些,或許就能看出牠身體的變化,或許一松還能待在他的身邊,聽他說著任何事情。

就是那時,他才決定成為一位獸醫。

就算他的力量不大,或許什麼也無法改變,但只有一點點也好,他希望能幫助一些人,減少他們跟他一樣懊悔的機會。

...

黑貓靠了上來,在チョロ松的懷裡找到舒適的位置後乖順的窩著,一點都沒有生疏的感覺,反而像是已經做了無數次那樣熟練。

チョロ松揉了揉黑貓的頭,嘴角帶著溫暖的笑意。

看著牠就會讓他想起一松,也許是因為這樣,他不禁開始跟黑貓述說起他悲傷的迷路歷程。

"......我很笨對吧?今天大概要在這裡待一晚了,不過有你陪著的話也沒那麼寂寞了。"

"喵~"

"你在安慰我嗎?真是溫柔的孩子呢。我之前養的貓叫做一松,他也和你一樣溫柔。"

頓了頓,他表情柔和,"我很想念他。"

黑貓抬起頭看著チョロ松,美麗的紫眸亮了亮。

牠蹭了蹭チョロ松的手,接著跳出了他的懷抱,向前走了幾步,回過頭望著他。

"要我跟著你走嗎?"下意識的チョロ松覺得能夠理解黑貓的舉動。

"喵~"

黑貓也像是在回答他的問題,輕輕的叫喚了一聲。

雖然不曉得牠要做什麼,但チョロ松還是迅速的將散落周圍用來包紮的用具收進背包裡,站起身跟上黑貓的腳步。

黑貓走的不快,走到了像是較大的岩石或是粗大的樹根之類對チョロ松來說不好通過的地方也會耐心的等他過來後再繼續往前。

走在黑貓身後,看著牠隨著身體左右晃動的尾巴,恍惚間,チョロ松總覺得眼前的黑貓尾巴有兩條,隱隱約約的看不真切。

搖了搖頭,將奇怪的想法甩出腦袋,チョロ松將之歸於森林裡陰影太多導致視線不良的緣故。

不過曾經聽說過有人赤塚山上看到過傳說中的貓又,據說外型和貓很像,唯一不同的是有兩條尾巴。

在腦中描繪了貓又的長相後,チョロ松忍不住想,這樣感覺貓又也很可愛啊。

拉回他思緒的是一聲貓叫,不知何時黑貓已經停下腳步,轉頭看著他。

當チョロ松反應過來,往前走了幾步,這才發現黑貓帶著他到了某條山林步道旁的樹林。

遠處呼喚著他的名字的就是他失散的旅行團。

喜悅的情緒溢於言表,チョロ松轉頭正準備向身旁的黑貓道謝,卻發現黑貓已經不見蹤影。

四處張望著,也沒有找到牠的影子。

而旅行團裡似乎有人認出了他,一邊大喊他的名字,一邊用力的朝他揮手。

回應了一聲,チョロ松再次回頭看了一眼樹林後,低聲的說了句謝謝,隨後便踏出樹林,朝著人群跑去。

貓又嗎?

真是討人喜歡的妖怪啊,チョロ松揚起笑容如此想到。

...

少年注視著青年遠去的背影,漂亮的紫眸裡是深深的眷戀以及不捨。

當初救他的孩子也長那麼大了啊。

青年的眼睛和初見時一樣,碧色的眼眸清澈,不用費力就能一望見底,像大地一樣包容著他的一切。

不告而別果然是最好的選擇,畢竟他並不想看到對方難過的樣子——即使知道對他會有多麼殘忍。

右手輕撫著左手被紫色和服覆蓋住的繃帶,少年,不,一松露出微笑。

能再次與你相見,我已經很滿足了。

想起臨走前那句謝謝和青年提到他時眼裡的情緒,一松想。


"再見,チョロ松。"

話語隨著少年的消失飄散在空中。

END

貌似是久違的更新?
總之就是黑貓一松死後變成妖怪貓又的故事。
感謝閱讀~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