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君

目前深陷ES坑,遊木真是天使
松沼:主食年中,不定時自產糧

【佩帕佩】讓帕洛斯開心的方法

*第七集衍生

*佩帕佩無差

*自我娛樂產物

 

帕洛斯看著自雷獅走後又恢復到空蕩的只剩他一人的空間,內心忽然湧上一股連他也說不清的茫然。

騙徒難得的猶豫起來。

雖說他的確想要離開雷獅海盜團很久了,銀爵的出現不過是一劑催化劑,加速了這個過程。

而事實上,在拿到那樣東西的當下,他興奮且躍躍欲試,由衷地為他能離開而感到開心。

­­--但那不過只有一瞬間。

現在的遲疑就是最好的證明,而原因他自己比誰都清楚。

若是在以前,有人告訴他,他會因為某個人而動搖,帕洛斯絕對會回以一個不屑的笑。

而現在連他也不敢肯定了。

帕洛斯沉浸在思緒中,以致於讓他忽略了身後由遠而近的腳步聲。

腳步聲在他身後不遠處嘎然而止,當帕洛斯意識到並警覺的回過頭的同時,熟悉的呼喊聲先一步傳來。

“帕洛斯!”

說完那人還高興地朝他揮了揮手。

懸起的心在看到來人的一瞬間回歸原位,讓清楚的感受到內心變化的帕洛斯不禁有些鬱悶。

於是他只淡淡地打了聲招呼:“佩利。”然後就沒了下文。

趁這段期間已經蹭到帕洛斯身邊的佩利敏銳的感覺到不對勁。

他總覺得帕洛斯好像沒什麼精神的樣子,雖然毫無根據,但潛意識的他就是這麼認為(以帕洛斯的話來說就是野性的直覺)。

摸不著頭腦的佩利四處張望了下,疑惑地發現本應在的雷獅不見蹤影,於是問了帕洛斯。

聽到他的問題帕洛斯更鬱悶了,他懶懶地回答:“去卡米爾那裡了吧。”要不然的話,佩利現在看到的或許就是他的屍體了。

想到當時一觸即發的場面,帕洛斯還是心有餘悸。

佩利又問道:“那你怎麼不去?”

“......反正不急,看情況再說。”

說完,帕洛斯自顧自地轉身向前走去,後面佩利還在說些什麼他全都沒聽進去,他得想想接下來該怎麼做才行。

“......可惜卡米爾是兩分我用不上。”

直到這句話跳入耳中,帕洛斯才回過神來,接著他的嘴角緩緩勾起,他想到了一個計畫。


只不過說了幾句話,佩利就上鉤了。

雖說是意料之中的結果,但佩利對他毫不猶豫的信任還是讓他小小的驚訝了下。

......不過或許這份信任就會在不久之後瓦解掉了也說不定。

無視掉這個讓他煩躁的想法,帕洛斯招呼著佩利,他們得比雷獅更早找到卡米爾才行。

不過--

“帕洛斯,你是不是帶著什麼東西,身上有股討厭的味道。”

佩利今天淨是問一些不好回答的問題。

帕洛斯又再度煩躁起來,目前看起來貌似是暫時合作了,但曾被銀爵的元力技能勒住的部位都還隱隱作痛,以後找到機會一定要奉還給他。

沒有放過帕洛斯臉上一閃而過的不悅,佩利覺得他好像說錯了什麼。

原本的疑問都被拋到了腦後,雖然問題的答案讓他很在意,但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帕洛斯。

他還是喜歡平時的帕洛斯,就算有時候會露出他看不懂的笑容還喜歡捉弄他,但總比他現在的模樣好多了。

佩利難得的動起腦子。

突然,他靈光一閃。

有了!那個方法絕對有用!

行動派的佩利藉著身高的優勢,輕而易舉的就將手放到了帕洛斯的髮頂,他停頓了下,接著小心的克制了力道輕揉了揉。

每次他心情不好,或是打架打到一半被制止感到鬱悶的時候,只要帕洛斯過來揉揉他的頭,他的心情就會變好。

所以這方法絕對有用!

在帕洛斯由疑惑轉變成驚訝的目光中,佩利高興的笑了。

“摸一摸就沒事了!”

明明是句沒頭沒尾的話,但帕洛斯卻能知道佩利想表達的意思。

嘗試了幾次依舊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揚,帕洛斯幹脆任由它去了。

......這隻蠢狗,偏偏在這種時候那麼敏銳。

這樣不就讓他更難離開了嗎?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帕洛斯無奈地想。

誰叫這隻狗是他養的呢。

看見帕洛斯那張好看的臉上露出了平時少見的純粹的笑容,佩利得意的咧開嘴,彷彿能看到他背後晃得厲害的尾巴。

看吧!他就說有用。


END


其實從頭到尾想寫的就是最後一段哈哈哈

難道只有我覺得雷獅走後,帕洛斯整個人很茫然嗎_(:3」∠)_,連佩利腳步聲那麼大都沒聽見,到佩利叫他才轉頭,所以就讓佩利來安慰他吧ヽ(✿゚▽゚)ノ

 

Q:如何讓帕洛斯露出笑容?

A:讓佩利摸摸頭就好了。


特招單抽人品爆發////

2017.09.28

忍超可愛//////

2017.08.26

[年中松] 於此地相逢

*獸醫choro X 貓又ichi
*文筆渣,ooc可能
*人名日文注意


チョロ松坐在地上,挫敗的嘆了口氣。

放眼望去,不管是哪個方向,周遭的景色只有一成不變的樹木,即使是外行人也能透過那高大粗壯的樹幹看出它們的年代久遠。

趨近正午的陽光穿過樹葉間隙,灑落在大地上,讓本應令人感到不適的溫度因而降低了些許。

這大概是唯一值得慶幸的,チョロ松想。

好不容易有個難得的連假,在確定那幾日沒有任何預約後,他高高興興的跟旅行團訂了他一直想去的赤塚山的行程。

攝影是チョロ松少數的興趣之一,曾經聽說那裡的景色很美,讓他一直想要去一趟。

第一天的時間大部分都花在了去程,他們在位於赤塚山的山腳下的一間旅館入住,晚上逛了逛赤塚市區後,他早早就睡下了。

隔天精神奕奕的跟著旅行團上了山後不久,他就被雲霧環繞的山景迷住了,忍不住停下腳步,多拍了幾張照片。

誰知道,當他一回頭,前方就已經一個人影都沒了,嘗試著往前尋找無果,甚至最後連來路都找不到了,只好原地待著,希望有人能發現隊伍裡少了人,前來找他。

幸好出門前帶了點零食,水也足夠,不然以目前的情況還不知道多久才能獲救,畢竟在這種深山裡,沒有訊號的手機就只是個擺設而已。

拆開零食包裝,拿起餅乾剛要放入嘴裡,遠處一聲嗚咽打斷了他的動作。

チョロ松閉上眼集中注意力,除了鳥叫聲外,確實隱約有嗚咽聲,並不是他的錯覺。

那聽起來就像是某種動物受傷時的叫聲。

他立馬決定前去查看,大概是身為獸醫的職業病,他的背包裡總是習慣性的會放著醫藥箱。

果然,走沒幾步,聲音也越來越接近,一撥開茂密的草叢,一隻受傷的黑貓就出現在眼前。

牠的左前腿被人類設置的捕獸夾給夾住了,傷口有撕裂的痕跡,大概是為了掙脫,用力拉扯所造成的。

而從チョロ松一出現,那隻貓就轉過頭看著他,少見的紫瞳裡閃過一道光芒。

在內心感嘆了下牠的眼睛很漂亮之後,チョロ松才柔聲開口:"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幫你把捕獸夾拿開好嗎?"

黑貓像是聽得懂他說的話,牠緩慢的眨了眨眼睛,接著垂下頭趴在牠沒有受傷的另一隻前腳上,直直的看著チョロ松。

チョロ松試探性的踏出一步,見黑貓的確沒有反應後,這才走上前去。

費了一番功夫之後,總算順利的將捕獸夾拆了下來,接著他自然的拿出醫藥箱,開始幫黑貓包紮傷口。

將繃帶打上最後一個結,チョロ松微笑,"好了。"

他伸手輕撫黑貓的頭頂,而手心出乎意料的傳來被磨蹭的感覺。

"喵~"或許是為了感謝他,黑貓居然回蹭他的手,雖然只是小小的動作,卻讓他雀躍不已。

事實上チョロ松最喜歡的動物就是貓了,自由無比,卻願意待在人的身旁,看似冷淡卻又在人需要的時候給予安慰。

...

初中時,チョロ松在回家的路上注意到了一隻被裝在箱子裡丟棄在路邊的黑貓,淋著雨的黑貓很瘦弱,彷彿隨時會死去。

那隻黑貓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僅僅是注視著一個個經過的人。

而チョロ松在跟那隻黑貓對上眼後下了決定,他希望可以養牠,即使知道家裡同意的機率非常小。他抱起黑貓,將牠包裹在自己的制服外套裡,小跑著回家。

在チョロ松不懈的請求下,家裡最終還是答應了,黑貓也正式成為了他家的一份子。

チョロ松將牠取名為" 一松 ",意思為他的第一個動物朋友。

他們相處的很愉快,至少チョロ松是這樣想的,一松和他看過的其他貓不同,牠很乖巧,只要跟チョロ松處在同個空間內,牠都會緊挨在チョロ松身邊,也不和其他人親近。

為此媽媽還曾笑著說:一松就像一個喜歡黏著哥哥的弟弟呢。

チョロ松是獨生子,聽到媽媽這麼說,他高興的抱緊了懷中的一松,而一松也輕輕的蹭了蹭他的手。

那段時間說是チョロ松最開心的時候也不為過,每天回家跟抱著一松跟牠訴說發生的事情已經成為了習慣。

這樣的習慣持續了好幾年,連チョロ松上了高中之後也沒有變過。

直到有一天,一松消失了。不論チョロ松如何呼喚,都不見牠的身影。

他找了好幾天,最後找到牠的時候,一松已經沒有氣息了。

那大概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哭的那麼的難過,心臟一陣陣抽痛,無論流了多少的眼淚都沒辦法減輕哪怕一絲的痛苦。

他也曾經想過,如果他能再多了解一松一些,或許就能看出牠身體的變化,或許一松還能待在他的身邊,聽他說著任何事情。

就是那時,他才決定成為一位獸醫。

就算他的力量不大,或許什麼也無法改變,但只有一點點也好,他希望能幫助一些人,減少他們跟他一樣懊悔的機會。

...

黑貓靠了上來,在チョロ松的懷裡找到舒適的位置後乖順的窩著,一點都沒有生疏的感覺,反而像是已經做了無數次那樣熟練。

チョロ松揉了揉黑貓的頭,嘴角帶著溫暖的笑意。

看著牠就會讓他想起一松,也許是因為這樣,他不禁開始跟黑貓述說起他悲傷的迷路歷程。

"......我很笨對吧?今天大概要在這裡待一晚了,不過有你陪著的話也沒那麼寂寞了。"

"喵~"

"你在安慰我嗎?真是溫柔的孩子呢。我之前養的貓叫做一松,他也和你一樣溫柔。"

頓了頓,他表情柔和,"我很想念他。"

黑貓抬起頭看著チョロ松,美麗的紫眸亮了亮。

牠蹭了蹭チョロ松的手,接著跳出了他的懷抱,向前走了幾步,回過頭望著他。

"要我跟著你走嗎?"下意識的チョロ松覺得能夠理解黑貓的舉動。

"喵~"

黑貓也像是在回答他的問題,輕輕的叫喚了一聲。

雖然不曉得牠要做什麼,但チョロ松還是迅速的將散落周圍用來包紮的用具收進背包裡,站起身跟上黑貓的腳步。

黑貓走的不快,走到了像是較大的岩石或是粗大的樹根之類對チョロ松來說不好通過的地方也會耐心的等他過來後再繼續往前。

走在黑貓身後,看著牠隨著身體左右晃動的尾巴,恍惚間,チョロ松總覺得眼前的黑貓尾巴有兩條,隱隱約約的看不真切。

搖了搖頭,將奇怪的想法甩出腦袋,チョロ松將之歸於森林裡陰影太多導致視線不良的緣故。

不過曾經聽說過有人赤塚山上看到過傳說中的貓又,據說外型和貓很像,唯一不同的是有兩條尾巴。

在腦中描繪了貓又的長相後,チョロ松忍不住想,這樣感覺貓又也很可愛啊。

拉回他思緒的是一聲貓叫,不知何時黑貓已經停下腳步,轉頭看著他。

當チョロ松反應過來,往前走了幾步,這才發現黑貓帶著他到了某條山林步道旁的樹林。

遠處呼喚著他的名字的就是他失散的旅行團。

喜悅的情緒溢於言表,チョロ松轉頭正準備向身旁的黑貓道謝,卻發現黑貓已經不見蹤影。

四處張望著,也沒有找到牠的影子。

而旅行團裡似乎有人認出了他,一邊大喊他的名字,一邊用力的朝他揮手。

回應了一聲,チョロ松再次回頭看了一眼樹林後,低聲的說了句謝謝,隨後便踏出樹林,朝著人群跑去。

貓又嗎?

真是討人喜歡的妖怪啊,チョロ松揚起笑容如此想到。

...

少年注視著青年遠去的背影,漂亮的紫眸裡是深深的眷戀以及不捨。

當初救他的孩子也長那麼大了啊。

青年的眼睛和初見時一樣,碧色的眼眸清澈,不用費力就能一望見底,像大地一樣包容著他的一切。

不告而別果然是最好的選擇,畢竟他並不想看到對方難過的樣子——即使知道對他會有多麼殘忍。

右手輕撫著左手被紫色和服覆蓋住的繃帶,少年,不,一松露出微笑。

能再次與你相見,我已經很滿足了。

想起臨走前那句謝謝和青年提到他時眼裡的情緒,一松想。


"再見,チョロ松。"

話語隨著少年的消失飄散在空中。

END

貌似是久違的更新?
總之就是黑貓一松死後變成妖怪貓又的故事。
感謝閱讀~

第一張排五~果然還是獻給真了>///<

                                                                 2017.07.01

特招單抽出奇蹟(灑花

2017.05.27

日服二週年無料抽卡紀念

2017.04.28

真!!!
原本不抱希望的,抱著反正運動飲料很多,乾脆把它花完的心情登入了,沒想到...感謝上天((痛哭
真果然是小天使★★★
                                                     2016.10.23

[年中松] 心意

#擁抱消失梗

據說,當你懷著愛意去擁抱一個人,如果對方並不愛你,那麼你就會消失。


"我回來了..."一松回到家後,習慣性的打了聲招呼。

沒有人回應。

一松的疑惑在拉開客廳的門後得到了答案。

大部分的兄弟都不在,唯一在家的三男正趴在桌上熟睡著,底下還壓著一本求職書。

原地站了一會後,一松放下懷中的貓,任由牠跑到チョロ松的腿邊休息。

微微彎起嘴角,一松離開客廳,幾分鐘後拿著毛毯回來,輕柔的將手中的毛毯蓋在チョロ松身上後,坐到了チョロ松的身邊。

看著チョロ松安穩的睡顏,一松不禁出神的想著,或許維持現狀是最好的選擇。

一松喜歡チョロ松。

一開始單純的覺得只是家人之間的喜歡,後來他察覺到,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單純的親情中萌芽了一些不該產生的感情。

開始會想為什麼チョロ松眼中,永遠只有那抹紅色的身影。

或許是被思緒所感染,一松不自覺的開口。

"如果你注視的人是我就好了...哪怕只有一下子"

"像我這種人消失的話,你會不會感到難過呢..."

一松伸出手,緊緊的抱住チョロ松。

"我喜歡你,チョロ松哥哥。"

即使你永遠都不知道也無所謂,就這麼消失也無所謂,只要這樣就滿足了。

...

......

...........

欸...沒有消失...?

不會吧...

因為意料之外的狀況而陷入混亂的一松絲毫沒有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醒來的チョロ松正回頭看著他。

他的眼神非常清明,連一點剛起床會有的睡意都沒有,讓人懷疑他剛才是否真的有睡著。

不過現場唯一有機會察覺的人已經手足無措了。

等了一會,發現自家弟弟一點要回神的跡象都沒有,チョロ松忍不住嘆了口氣,"這樣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被突然開口的チョロ松嚇了一跳,終於回神的一松看著眼前已經醒來的哥哥,整張臉飛快的染上紅暈,像顆熟透的番茄。

哥哥全部都聽到了嗎?!

快被單純的弟弟蠢哭了的チョロ松無奈的笑了,接著他抬起手回抱一松。

"就是說我也喜歡你啦,笨蛋一松。"他說。


END
———————————————————————————
然後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w
又名:#論我的弟弟怎麼那麼蠢##一直以為是單戀的我情何以堪#
原本想寫BE的我還是沒有成功😂
對著年中就是虐不下手, 改天看看能不能擠出個BE好了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第一次知道花江夏樹這位聲優,是在兩年前的東京喰種這部動漫作品,單純因為白髮的金木研而去看,當時只是記住了這個人,連聲音和臉都還記不清楚。

定位不過是一個認識的聲優,僅此而已看到ED的名單內有他,會小小的驚呼一下的程度。

———直到入了鑽石王牌這個坑。

剛開始也沒有特別的注意聲音,後來在各種契機下看到了All star game的見面會,看到他出場時,向前翻滾,帽子還掉到地上的模樣,讓人印象深刻,反覆看了幾遍後,記住了他的臉。

再來就是因為妹妹看了青心寮,開始知道他是個怎麼樣的人,非常的陽光、意外的會講黃段子、笑容很燦爛、穿著絲襪腳細的跟旁邊羽多野さん的手差不多(x...等等。

最近重覆的聽著他的歌,喜歡上了他的聲音,會期待他唱歌的時候,後來才知道他是唱見出身,他也成為了我們認的出聲音和歌聲的聲優之一,也為這個開心不已。

聽到他結婚的消息,當下是相當的驚訝,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春市的聲音要屬於別人了QAQ,莫名的難過...可是知道了他失去了雙親和祖母,希望能擁有家人,想到他說到哽咽就覺得心疼,他出現在螢幕上總是笑著,沒有什麼人知道他其實很孤獨,現在有了新的家人陪伴也是一件好事,25歲就結婚真的好早,有點慶幸考哥還沒結婚233

懷著相當於失戀(?)的心情,將我所有的心情用渣文筆寫了出來,現在覺得舒服多了(喂

雖然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但真的很喜歡他,不管怎麼樣,今後也會一直支持下去
——花江 夏樹さん 大好き!
結婚おめでどこざいます!!!

                                          《2016/08/27  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