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君

目前深陷ES坑,遊木真是天使
松沼:主食年中,不定時自產糧

忍超可愛//////

2017.08.26

[年中松] 於此地相逢

*獸醫choro X 貓又ichi
*文筆渣,ooc可能
*人名日文注意


チョロ松坐在地上,挫敗的嘆了口氣。

放眼望去,不管是哪個方向,周遭的景色只有一成不變的樹木,即使是外行人也能透過那高大粗壯的樹幹看出它們的年代久遠。

趨近正午的陽光穿過樹葉間隙,灑落在大地上,讓本應令人感到不適的溫度因而降低了些許。

這大概是唯一值得慶幸的,チョロ松想。

好不容易有個難得的連假,在確定那幾日沒有任何預約後,他高高興興的跟旅行團訂了他一直想去的赤塚山的行程。

攝影是チョロ松少數的興趣之一,曾經聽說那裡的景色很美,讓他一直想要去一趟。

第一天的時間大部分都花在了去程,他們在位於赤塚山的山腳下的一間旅館入住,晚上逛了逛赤塚市區後,他早早就睡下了。

隔天精神奕奕的跟著旅行團上了山後不久,他就被雲霧環繞的山景迷住了,忍不住停下腳步,多拍了幾張照片。

誰知道,當他一回頭,前方就已經一個人影都沒了,嘗試著往前尋找無果,甚至最後連來路都找不到了,只好原地待著,希望有人能發現隊伍裡少了人,前來找他。

幸好出門前帶了點零食,水也足夠,不然以目前的情況還不知道多久才能獲救,畢竟在這種深山裡,沒有訊號的手機就只是個擺設而已。

拆開零食包裝,拿起餅乾剛要放入嘴裡,遠處一聲嗚咽打斷了他的動作。

チョロ松閉上眼集中注意力,除了鳥叫聲外,確實隱約有嗚咽聲,並不是他的錯覺。

那聽起來就像是某種動物受傷時的叫聲。

他立馬決定前去查看,大概是身為獸醫的職業病,他的背包裡總是習慣性的會放著醫藥箱。

果然,走沒幾步,聲音也越來越接近,一撥開茂密的草叢,一隻受傷的黑貓就出現在眼前。

牠的左前腿被人類設置的捕獸夾給夾住了,傷口有撕裂的痕跡,大概是為了掙脫,用力拉扯所造成的。

而從チョロ松一出現,那隻貓就轉過頭看著他,少見的紫瞳裡閃過一道光芒。

在內心感嘆了下牠的眼睛很漂亮之後,チョロ松才柔聲開口:"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幫你把捕獸夾拿開好嗎?"

黑貓像是聽得懂他說的話,牠緩慢的眨了眨眼睛,接著垂下頭趴在牠沒有受傷的另一隻前腳上,直直的看著チョロ松。

チョロ松試探性的踏出一步,見黑貓的確沒有反應後,這才走上前去。

費了一番功夫之後,總算順利的將捕獸夾拆了下來,接著他自然的拿出醫藥箱,開始幫黑貓包紮傷口。

將繃帶打上最後一個結,チョロ松微笑,"好了。"

他伸手輕撫黑貓的頭頂,而手心出乎意料的傳來被磨蹭的感覺。

"喵~"或許是為了感謝他,黑貓居然回蹭他的手,雖然只是小小的動作,卻讓他雀躍不已。

事實上チョロ松最喜歡的動物就是貓了,自由無比,卻願意待在人的身旁,看似冷淡卻又在人需要的時候給予安慰。

...

初中時,チョロ松在回家的路上注意到了一隻被裝在箱子裡丟棄在路邊的黑貓,淋著雨的黑貓很瘦弱,彷彿隨時會死去。

那隻黑貓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僅僅是注視著一個個經過的人。

而チョロ松在跟那隻黑貓對上眼後下了決定,他希望可以養牠,即使知道家裡同意的機率非常小。他抱起黑貓,將牠包裹在自己的制服外套裡,小跑著回家。

在チョロ松不懈的請求下,家裡最終還是答應了,黑貓也正式成為了他家的一份子。

チョロ松將牠取名為" 一松 ",意思為他的第一個動物朋友。

他們相處的很愉快,至少チョロ松是這樣想的,一松和他看過的其他貓不同,牠很乖巧,只要跟チョロ松處在同個空間內,牠都會緊挨在チョロ松身邊,也不和其他人親近。

為此媽媽還曾笑著說:一松就像一個喜歡黏著哥哥的弟弟呢。

チョロ松是獨生子,聽到媽媽這麼說,他高興的抱緊了懷中的一松,而一松也輕輕的蹭了蹭他的手。

那段時間說是チョロ松最開心的時候也不為過,每天回家跟抱著一松跟牠訴說發生的事情已經成為了習慣。

這樣的習慣持續了好幾年,連チョロ松上了高中之後也沒有變過。

直到有一天,一松消失了。不論チョロ松如何呼喚,都不見牠的身影。

他找了好幾天,最後找到牠的時候,一松已經沒有氣息了。

那大概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哭的那麼的難過,心臟一陣陣抽痛,無論流了多少的眼淚都沒辦法減輕哪怕一絲的痛苦。

他也曾經想過,如果他能再多了解一松一些,或許就能看出牠身體的變化,或許一松還能待在他的身邊,聽他說著任何事情。

就是那時,他才決定成為一位獸醫。

就算他的力量不大,或許什麼也無法改變,但只有一點點也好,他希望能幫助一些人,減少他們跟他一樣懊悔的機會。

...

黑貓靠了上來,在チョロ松的懷裡找到舒適的位置後乖順的窩著,一點都沒有生疏的感覺,反而像是已經做了無數次那樣熟練。

チョロ松揉了揉黑貓的頭,嘴角帶著溫暖的笑意。

看著牠就會讓他想起一松,也許是因為這樣,他不禁開始跟黑貓述說起他悲傷的迷路歷程。

"......我很笨對吧?今天大概要在這裡待一晚了,不過有你陪著的話也沒那麼寂寞了。"

"喵~"

"你在安慰我嗎?真是溫柔的孩子呢。我之前養的貓叫做一松,他也和你一樣溫柔。"

頓了頓,他表情柔和,"我很想念他。"

黑貓抬起頭看著チョロ松,美麗的紫眸亮了亮。

牠蹭了蹭チョロ松的手,接著跳出了他的懷抱,向前走了幾步,回過頭望著他。

"要我跟著你走嗎?"下意識的チョロ松覺得能夠理解黑貓的舉動。

"喵~"

黑貓也像是在回答他的問題,輕輕的叫喚了一聲。

雖然不曉得牠要做什麼,但チョロ松還是迅速的將散落周圍用來包紮的用具收進背包裡,站起身跟上黑貓的腳步。

黑貓走的不快,走到了像是較大的岩石或是粗大的樹根之類對チョロ松來說不好通過的地方也會耐心的等他過來後再繼續往前。

走在黑貓身後,看著牠隨著身體左右晃動的尾巴,恍惚間,チョロ松總覺得眼前的黑貓尾巴有兩條,隱隱約約的看不真切。

搖了搖頭,將奇怪的想法甩出腦袋,チョロ松將之歸於森林裡陰影太多導致視線不良的緣故。

不過曾經聽說過有人赤塚山上看到過傳說中的貓又,據說外型和貓很像,唯一不同的是有兩條尾巴。

在腦中描繪了貓又的長相後,チョロ松忍不住想,這樣感覺貓又也很可愛啊。

拉回他思緒的是一聲貓叫,不知何時黑貓已經停下腳步,轉頭看著他。

當チョロ松反應過來,往前走了幾步,這才發現黑貓帶著他到了某條山林步道旁的樹林。

遠處呼喚著他的名字的就是他失散的旅行團。

喜悅的情緒溢於言表,チョロ松轉頭正準備向身旁的黑貓道謝,卻發現黑貓已經不見蹤影。

四處張望著,也沒有找到牠的影子。

而旅行團裡似乎有人認出了他,一邊大喊他的名字,一邊用力的朝他揮手。

回應了一聲,チョロ松再次回頭看了一眼樹林後,低聲的說了句謝謝,隨後便踏出樹林,朝著人群跑去。

貓又嗎?

真是討人喜歡的妖怪啊,チョロ松揚起笑容如此想到。

...

少年注視著青年遠去的背影,漂亮的紫眸裡是深深的眷戀以及不捨。

當初救他的孩子也長那麼大了啊。

青年的眼睛和初見時一樣,碧色的眼眸清澈,不用費力就能一望見底,像大地一樣包容著他的一切。

不告而別果然是最好的選擇,畢竟他並不想看到對方難過的樣子——即使知道對他會有多麼殘忍。

右手輕撫著左手被紫色和服覆蓋住的繃帶,少年,不,一松露出微笑。

能再次與你相見,我已經很滿足了。

想起臨走前那句謝謝和青年提到他時眼裡的情緒,一松想。


"再見,チョロ松。"

話語隨著少年的消失飄散在空中。

END

貌似是久違的更新?
總之就是黑貓一松死後變成妖怪貓又的故事。
感謝閱讀~

第一張排五~果然還是獻給真了>///<

                                                                 2017.07.01

特招單抽出奇蹟(灑花

2017.05.27

日服二週年無料抽卡紀念

2017.04.28

真!!!
原本不抱希望的,抱著反正運動飲料很多,乾脆把它花完的心情登入了,沒想到...感謝上天((痛哭
真果然是小天使★★★
                                                     2016.10.23

[年中松] 心意

#擁抱消失梗

據說,當你懷著愛意去擁抱一個人,如果對方並不愛你,那麼你就會消失。


"我回來了..."一松回到家後,習慣性的打了聲招呼。

沒有人回應。

一松的疑惑在拉開客廳的門後得到了答案。

大部分的兄弟都不在,唯一在家的三男正趴在桌上熟睡著,底下還壓著一本求職書。

原地站了一會後,一松放下懷中的貓,任由牠跑到チョロ松的腿邊休息。

微微彎起嘴角,一松離開客廳,幾分鐘後拿著毛毯回來,輕柔的將手中的毛毯蓋在チョロ松身上後,坐到了チョロ松的身邊。

看著チョロ松安穩的睡顏,一松不禁出神的想著,或許維持現狀是最好的選擇。

一松喜歡チョロ松。

一開始單純的覺得只是家人之間的喜歡,後來他察覺到,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單純的親情中萌芽了一些不該產生的感情。

開始會想為什麼チョロ松眼中,永遠只有那抹紅色的身影。

或許是被思緒所感染,一松不自覺的開口。

"如果你注視的人是我就好了...哪怕只有一下子"

"像我這種人消失的話,你會不會感到難過呢..."

一松伸出手,緊緊的抱住チョロ松。

"我喜歡你,チョロ松哥哥。"

即使你永遠都不知道也無所謂,就這麼消失也無所謂,只要這樣就滿足了。

...

......

...........

欸...沒有消失...?

不會吧...

因為意料之外的狀況而陷入混亂的一松絲毫沒有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醒來的チョロ松正回頭看著他。

他的眼神非常清明,連一點剛起床會有的睡意都沒有,讓人懷疑他剛才是否真的有睡著。

不過現場唯一有機會察覺的人已經手足無措了。

等了一會,發現自家弟弟一點要回神的跡象都沒有,チョロ松忍不住嘆了口氣,"這樣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被突然開口的チョロ松嚇了一跳,終於回神的一松看著眼前已經醒來的哥哥,整張臉飛快的染上紅暈,像顆熟透的番茄。

哥哥全部都聽到了嗎?!

快被單純的弟弟蠢哭了的チョロ松無奈的笑了,接著他抬起手回抱一松。

"就是說我也喜歡你啦,笨蛋一松。"他說。


END
———————————————————————————
然後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w
又名:#論我的弟弟怎麼那麼蠢##一直以為是單戀的我情何以堪#
原本想寫BE的我還是沒有成功😂
對著年中就是虐不下手, 改天看看能不能擠出個BE好了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第一次知道花江夏樹這位聲優,是在兩年前的東京喰種這部動漫作品,單純因為白髮的金木研而去看,當時只是記住了這個人,連聲音和臉都還記不清楚。

定位不過是一個認識的聲優,僅此而已看到ED的名單內有他,會小小的驚呼一下的程度。

———直到入了鑽石王牌這個坑。

剛開始也沒有特別的注意聲音,後來在各種契機下看到了All star game的見面會,看到他出場時,向前翻滾,帽子還掉到地上的模樣,讓人印象深刻,反覆看了幾遍後,記住了他的臉。

再來就是因為妹妹看了青心寮,開始知道他是個怎麼樣的人,非常的陽光、意外的會講黃段子、笑容很燦爛、穿著絲襪腳細的跟旁邊羽多野さん的手差不多(x...等等。

最近重覆的聽著他的歌,喜歡上了他的聲音,會期待他唱歌的時候,後來才知道他是唱見出身,他也成為了我們認的出聲音和歌聲的聲優之一,也為這個開心不已。

聽到他結婚的消息,當下是相當的驚訝,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春市的聲音要屬於別人了QAQ,莫名的難過...可是知道了他失去了雙親和祖母,希望能擁有家人,想到他說到哽咽就覺得心疼,他出現在螢幕上總是笑著,沒有什麼人知道他其實很孤獨,現在有了新的家人陪伴也是一件好事,25歲就結婚真的好早,有點慶幸考哥還沒結婚233

懷著相當於失戀(?)的心情,將我所有的心情用渣文筆寫了出來,現在覺得舒服多了(喂

雖然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但真的很喜歡他,不管怎麼樣,今後也會一直支持下去
——花江 夏樹さん 大好き!
結婚おめでどこざいます!!!

                                          《2016/08/27  23:05》

[年中松]背後

『初中時代』,年中同個班級
暴君Choro有
以上ok,下面正文——

チョロ松發現最近有人在找一松的碴。

因為他和おそ松是赤塚區有名的不良,並沒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這種事,都是趁著他和一松不在教室的時候動手。

一開始只是找不到課本,再來是桌子被丟到窗外去這種幼稚的把戲。

而且只要チョロ松在教室裡,這些情況完全不會發生。

光是從這點來判斷,凶手大概就是班上的人沒跑了。

當然從班上隨便抓個人來問的話,事情很快就會結束,但是沒有跟他們說的話,代表一松可以自己解決,所以チョロ松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原本是這樣打算的。

———直到那天一松帶了一身傷回到家。

然後過沒幾天チョロ松就找到凶手了,並不是他多麼的厲害,相信我,如果有三個人在男廁所裡旁若無人的大聲談論,你也會很快就抓到人的。

✩✩✩

看到一放學就朝著教室門口走去的チョロ松,一松叫住對方"哥哥你今天還是一樣?"

停下腳步的チョロ松回頭看著一松沒有說話。

"哥哥?"一松歪著頭疑惑的出聲詢問著對方。

"啊。"這樣就算是回答了一松的問題,然後他伸出手輕揉了揉一松的頭後,就離開教室。

他當然知道一松指的是他和おそ松去「赴約」的事情,這已經快要變成他們的日常了,只不過今天...

走出教室後,チョロ松掏出手機,打開通訊錄撥出其中一個號碼。

將手機放到耳旁,響了幾聲就被接了起來。

'喂喂——怎麼了,チョロ松?'

"今天你自己去,我有事要處理。"

'哈?對方至少有二十個人欸,哥哥我應付不來啊,會被打的很慘的哦,鼻青臉腫的哦!!!'

"最好是,上次幹掉對方三十幾人的人是誰啊,反正你自己想辦法,就這樣。"

不管那頭的大呼小叫,チョロ松掛掉電話。

"接下來..."正想著要去哪裡找人,不經意的偏頭剛好透過窗戶看到了朝著校門口走去的三個身影。

嘴角勾起一個不善的笑容,語氣是和其臉色完全不同的輕快。

"找到了~"

✩✩✩

"所以你就把我拉來了嗎。"聽完おそ松的控訴,カラ松一臉無語。

兩人正在赤塚區某大樓後的空地,等著待會的混戰。

一出校門就被拖到這裡來,カラ松表示心累。

"不覺得チョロ松很過分嗎,居然丟下我一個人去玩。"

"不,他說了有事要辦的啊..."無奈的糾正おそ松的用詞,卻發現對方突然收起笑容。

停頓了一下,おそ松放下枕在腦後的雙手,轉過頭看了眼カラ松,說道:

"大概是一松的事吧。"

"身上的傷?"

"是啊, 從樓梯上滾下來這種蹩腳的理由,連十四松都不相信 ,但是以他的個性又不可能是去打架,找錯人的也都被我們處理掉了,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性。"

カラ松沒有接話,不過從他倏地黑了下來的臉就可以確定他們想到的結論是一樣的。

隨後おそ松又開始不正經的笑了起來。

"嘛,チョロ松可是比我們想像中的都還要在乎一松,連我這個搭檔都不知道那傢伙心裡的第一位到底是誰啊。"

"不過竟然敢動我們的弟弟,是嫌生活太平淡,想要找點刺激嗎。"

剛說完話,眼前就來了一群面色不善的人,手中還拿著球棍。

"啊,來了來了,總之チョロ松出手的話需要擔心的就是對方了,現在先把我們的事情解決掉吧。"

"所以說到底為什麼要我來,明明你一個人就足夠了。"雖然這樣說,但カラ松已經將制服外套脫掉,正在活動手臂。

"就當作和哥哥我培養感情嘛。"

看到眼前的自家大哥笑嘻嘻的樣子,カラ松也只好認命了。

"唉..."

✩✩✩

跟著前面三個人,邊物色著合適的地點,發現他們走進學校附近的超商後,チョロ松靠在一旁的牆上,從口袋裡拿出菸盒,取出一枝叼在嘴上,點燃。

面無表情的順著煙看向天空,發了一會兒呆,過了沒多久,就聽到超商傳來的叮咚聲,他扔掉嘴上的菸,用腳捻熄。

然後站在了他們的眼前。

三個人都愣了下。

"喂,那不是..."最快反應過來的山下驚恐的看向一旁的佐藤。

"怎麼可能,他不可能會..."為首的佐藤一臉不可置信。

"不可能什麼?你真以為廁所是個多安全的地方嗎?"チョロ松揚起一個嘲諷的笑,接著說道"同班了那麼久,我們好像對彼此都不熟悉呢,今天我會讓你們知道,我松野チョロ松是個怎麼樣的人。"

"一松他是個很溫柔的孩子,他可以當作沒發生過,我可做不到,反正在你們傷害他之前,就已經想過後果了吧。"

"那麼,請、多、指、教。"

...

在一個離超商不遠的小巷裡,チョロ松瞥了一眼已經昏過去的兩人,無趣的哼了聲。

接著他朝著狼狽的倒在地上的佐藤走去,伸出腳將對方的身體翻過來,讓他的臉朝上,然後一腳踩在對方的胸口上。

"對...對不起..."

"對不起?"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チョロ松突然大笑了起來。

然後嘎然而止。

"你要道歉的對象應該不是我吧,"即使臉上還殘留著未完全散去的笑意,但チョロ松的眼裡卻是一片冰冷,他加重腳上的力道,俯下身,對著佐藤一字一句的說道:

"一松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再有下次,就不會只是這樣了。"

看到對方越發蒼白的臉色,チョロ松收回腳,無視在一旁咳嗽的佐藤,他撿起地上的錢包,取出裡面的鈔票揮了揮,"這我就收下了。"對折放入口袋後,提起巷口的書包準備離去。

隨後像是想到什麼,チョロ松回過頭"今天這件事不能告訴一松哦,你知道的吧。"

看到對方不斷點著頭,チョロ松才終於轉身離開。

✩✩✩

隔天一早,發現佐藤他們都帶著傷來上課,在看到他後,他們三個人對看一眼,走上前來。

"那個...松野,對不起!"

"欸...?"

一旁的山下正要開口說些什麼,便被他們身後傳來的聲音打斷了。

"喂,你們擋到路了。"是一手拎著便當的チョロ松。

"對、對不起!!!"絆了一下,三個人就以很快的速度跑回座位。

チョロ松隨意的瞥了一眼後,將手裡的便當放在一松桌上"你的便當忘了拿。"說完輕拍了拍他的頭,也回去座位了。

到了中午,兩人準備上去天台的路上,一松看了チョロ松,問道:"哥哥...做了什麼嗎?"

"嗯?"

頓了一下後,チョロ松開口說道:

"嘛,誰知道呢。"

END
———————————————————————————
結果身為主角之一的一松出場率不高啊233
赴約簡單的說就是打架啦w
チョロ松一臉嘲諷的說:你以為廁所是個多安全的地方嗎,想想就覺得帶感www
這篇主旨大概是: 要說秘密千萬不要在廁所裡說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年中松] 猫のエッジ (下)

ooc可能,文筆渣

人名日文,以上ok,下面正文——

兩個月的時間果真很快就過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典。

穿戴好的チョロ松跟家人打聲招呼後,準備出門,推開門後卻意外的看到一個人靠在一旁的牆上。

一樣身穿淺紫色的浴衣,一樣沒有精神似的躬著背。

看到出來的チョロ松,一松先開口打招呼"晚上好,チョロ松。"

"晚上好,一松,不過你要過來先跟我說嘛,等很久了嗎?"チョロ松一邊回應著對方,一邊快速的上前。

"沒有,想著反正沒事做,乾脆來你家找你一起過去。"

"那麼,為了獎勵辛苦的一松大人,這次的牛奶就讓我準備吧。"

"一松大人是什麼鬼啦w"

兩人相視而笑,隨後一起前往赤塚神社。

這次的夏日祭還是跟往常一樣的熱鬧,不過每年都會有許多不同的攤位,倒也不會讓人覺得乏味。

將今年的新攤販全都逛過一遍後,時間也差不多了,買了牛奶後,兩人比之前提早到了學校。

將帶來的牛奶照例分給Mei牠們後,チョロ松和一松便找個空地坐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等著煙火大會的開始。

總覺得今天的一松有點奇怪,欲言又止的,チョロ松想到。

這時的一松正在做著心理準備。

早在好幾個月前他就發現了自己對チョロ松的特殊情感,一開始並沒有放在心上,但久而久之,看到チョロ松跟別人聊著天很開心的樣子,內心就會升起強烈的不滿。

一松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害怕,也害怕知道這件事情的チョロ松會疏遠他,他這樣的人有了チョロ松這麼好的朋友已經非常幸運了。

他不想失去他,也不想看到他的眼裡出現厭惡的情緒。

煩惱了很久,連媽媽都看出了他的不對勁。

乾脆豁出去的,向自家母親說出了他的想法。

意料之外的,不論是挨罵的話、還是失望的眼神都沒有,他的媽媽只是溫柔的輕撫他的頭"是チョロ松君對吧?"

"哎...?"

"チョロ松君是個很好的孩子,一開始我還有點擔心,畢竟是一醬的第一個朋友呢,不過看到那孩子我就放心了,一醬只要照著自己內心的想法走就好了,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支持你的,我可是你的媽媽喔。"

"只要你開心就好了。"

事後在母親的鼓勵下,他再一次主動提出邀約。

一部分是希望在對他們來說特別的夏日祭做出結果,另一部分則是完成他們去年的約定。

不過真的到了這種時候,前面所有的心理準備都完全沒有用啊。

一松緊張的吞了吞口水,似乎回到了第一天主動跟チョロ松打招呼的時候。

"チョロ松..."

"嗯?"チョロ松看著一松,等著他未說完的話。

深吸一口氣,一松緊握住顫抖的手,'沒關係的,他是チョロ松。',想到這裡心中的不安奇蹟似的平復下來,他抬起頭看著チョロ松平靜的繼續道:

"我喜歡你,是想吻你的那種喜歡。"

聽到他的話,チョロ松明顯愣了一下、眼睛微微的睜大。

令人窒息的沉默。

就在一松打算開口將剛才的話當成玩笑,藉此打破這尷尬的居面時,

チョロ松微紅著臉輕輕的說道:

"真巧,我也是。"

一松想,他永遠都不會忘記此時此刻チョロ松那燦爛的笑容。

這是他們相遇後的第二個夏天。


END
———————————————————————————
其實只是想要寫倒數第三句話而已www
在第一個夏日祭他們改變了對彼此的稱呼;而第二個夏日祭改變了兩人的關係。
總結:夏日祭根本就是個刷好感的時間
趕在七月的最後一天將本篇寫完了,結尾或許有些倉促,望不嫌棄(x)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